— 星鲸坠落 —

黑猫之死(一)

国庆爆肝
芥川龙之介中心。
也借此怀念一只黑猫

1.

樋口一叶觉得最近的芥川前辈不太对劲。

前几日结束工作后,首领突然把芥川叫到了他的执务室,说是有事要问。第二天芥川走进黑手党大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来了樋口。

少年面无表情地把一沓资料拍在桌上,声音冷淡得像是樋口扔进茶杯里的冰块。

“一个月后在下将外出执行任务,首领下达了命令,从现在开始你与我一同处理情报事务。”

“是,芥川前辈!”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芥川龙之介的眼神好像在她脸上多停留了一刻。

那之后,芥川龙之介就一直没离开过港口黑手党的大楼,几乎是一刻不停地处理着他所管理的情报部门递交的文件。樋口一叶就在他旁边,努力地去记忆、学习。有时樋口尝试接手工作时出了问题,芥川会很严厉地纠正,但面对她的关心,他似乎也开始直接表达谢意了。

樋口一叶觉得最不对劲的是他的表情,从前的芥川龙之介,苍白的面容时时刻刻都紧绷着,严肃中掺着冷漠,虽然现在他也没有笑容,可更接近于一种看开了一切的平静。

女性的直觉告诉她,可能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于是她每天都在重复:“芥川前辈,请一定珍重身体!”

芥川龙之介也不嫌她烦,只是说:“谢谢。”然后继续投身于繁忙的工作当中,樋口一叶送去的咖啡就保持着刚端来的样子,渐渐变凉了。

樋口也偷偷去问过银,芥川前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年轻的女杀手却只是摇摇头,一言不发。

“银,你的眼睛怎么了?”

她注意到少女过分白皙的脸庞上那双微红的眼睛。

“……感冒了。”

少女的声音有些沙哑,于是她信以为真了。

人一旦开始认真和忙碌的话,时间是过得非常快的,三十个日夜仿佛流水,转瞬即逝。

芥川龙之介离开的时候还是如往常一样悄无声息,手里提着黑色的公文包。

他与樋口一叶错肩而过,而后很轻地说了一句话,樋口心中的不安顷刻间达到了峰值。

芥川龙之介说:“这一个月,你做的不错。”

2.


很难得地,江户川乱步没有让侦探社的其他成员代劳,自己翘班跑去了甜品店。


他在那里见到了一只将死的黑猫。


芥川龙之介默默品尝着红豆汤,公文包放在身侧。难以置信,曾经对他来说无比美味的甜品,现在居然如同白蜡,尝不出任何味道。


“呀,这不是黑手党的芥川嘛。”


这时侦探社那位26岁的儿童很任性地坐到他对面,打扰了他的用餐。


首领早就下令与侦探社建立合作关系,所以对于这位名侦探的孩子脾气他也有所耳闻。芥川龙之介冲他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在甜品端上来之前,江户川乱步一直笑眯眯地盯着他,二人之间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直到身着背带裤的少年一脸苦恼地喊着“乱步先生啊啊啊啊啊啊——”冲进甜品店,芥川龙之介才把视线从红豆汤中移开。


中岛敦好脾气地跟芥川打了招呼,就开始请求大侦探跟他回侦探社处理委托。


“哎呀哎呀真是拿你们没办法~”


江户川乱步一副苦恼神色,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对了,你那个包里,是那个人口贩卖组织的情报吧。给你一句忠告,”他说。


“你想做的事,还是放弃比较好哦,不然会死的。”


芥川龙之介抬起头,侦探的鼻梁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副旧眼镜。而江户川点的甜品在他离开之后才送了过来


是一块无花果蛋糕。

“乱步先生,您刚刚在说什么呢,为什么芥川会死?”


“我只是,很久以前见过一个和他有着相似眼神的男人,后来……”


“后来他怎么样了?”


“当然是死掉了啊~”


“乱步先生!您又开这种玩笑!”


可中岛敦后来才知道,他们的大侦探是从来不用生死开玩笑的。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