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鲸坠落 —

黑猫之死(二)

太芥成分注意。

3.

太宰治注意到了身后熟悉的视线,熟悉到他不用回头都知道那是谁。

并不是什么跟踪行为,他曾经的部下就站在街角,默默地投来目光。

两人之间隔着街道和人海,太宰治并没能看到,芥川脸上风干的悲伤。

太宰治笑眯眯地向他的小笨蛋君挥挥手,哼着小曲儿离开了。在他身后,芥川龙之介深深地鞠躬行礼,转身隐入了夕阳下的阴影中。

最后一次了。

而后他将投身于深渊,一去不复返。

多智近妖如太宰治,此时也没能料想到,之后诸多夜晚,他将为那日的随意之举而彻夜难眠。

回到侦探社时太阳已经落下去了,太宰治悠哉游哉地踏进大门,迎接他的是白发后辈担忧的神情。

“太宰先生……”少年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今天我去甜品店找乱步先生的时候见到芥川了。”

“哦?芥川君终于学会偷懒了,真有意思啊~”

“但、但是!”

“芥川他,好像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乱步先生说他会死……”

太宰治的眼神霎时降了温。

他走进了侦探社外的一条小巷,直接给森鸥外打了电话。

“哦呀,真是难得,太宰君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是终于回心转意要回黑手党了吗?”

“那就跟你治好萝莉控一样天方夜谭呢森先生。还是直接进入正题吧,你最近给芥川君下派了什么危险的任务吗?”

“芥川君?你会主动关心他还真少见啊,我记得一个月之前才给他批了假……”

电话被挂断了。

“你说芥川龙之介?”

江户川乱步嘴里还塞着布丁,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好一会儿他才把布丁咽下去,随后挑起了貌似毫不相关的话题。

“你还记得织田作吗,太宰?”

“我曾经和他见过一面,今天的芥川,眼睛和他那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那是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睛,淡然地折射出某种血色的觉悟。

——一心赴死的人的眼睛。

太宰治突然有一种异常强烈的、不好的预感,过了今晚,他可能再也见不到他的小笨蛋君了。

4.

中原中也在接到目击到芥川的报告时摔了酒杯,名贵的酒液渗进地毯,将其染成了暗红。

他几乎是冲出了港口黑手党的大门。

最近他一直在关注芥川的情况,这一个月以来可靠后辈的工作量几乎是直线上升。首领应该不会这么惨无人道地使唤这位体弱的得力干将,他寻思着,敲响了首领执务室的门。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中原君。”

黑手党的首领脸上是一种遗憾的神色,在他身边的梦野久作和爱丽丝红着眼睛,流露出一种不可言说的悲恸。

“是关于芥川君的事吧。”

“我很遗憾地告诉你,芥川君活不过今晚了。”

“什么!?”

“就像猫一样啊,芥川君他。预知到了自己的死期,悄然离去了。”

黑衣的干部在夜色里飞驰,当他抵达报告所说的废弃工厂时,血腥的气息代替寒涩的夜风充斥了他的鼻腔。

那个地方没有灯,月光也吝啬了光芒,但中原中也已经能想像这里发生了多么惨烈的战斗、或是弑杀。

但这些都不重要,芥川龙之介不在这里。

中原中也焦急地环顾四周,才猛然发觉,这个地方离贫民街有多近。他顺着血的气味一路寻找,发现了蜷缩在角落里染血的黑衣少年。

“喂!芥川——”

中原中也大喊着跑了过去,想扶起他,却绝望地发现他已经气息奄奄。

“咳、咳咳!中也先生……”

芥川的瞳孔已经开始涣散了,但那张扬鲜活的橙色仍不由分说地冲进了他的视线。

“你别说话,我这就带你回黑手党治疗!”

他不禁握紧了那只太过瘦弱的手。

“不……咳咳!已经……没有必要了。”

芥川龙之介虚弱地回握住那只手,一片黑暗中他的眼神忽然明亮了起来,泛着莹莹泪光,可中原中也明白,这不过是回光返照。

“谢谢……”

谢谢你们,非常抱歉。

芥川的眼睛完整地盛下了那片像是要溢出来的汪洋,他靠在曾对他关照有加的前辈怀里,慢慢地失去了气息。

黑猫在月光无法照耀的地方,安静地死去了。

中原中也抱着少年的身躯走出了贫民街,水色月光的浸泡中,少年释然的微笑无比圣洁。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