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鲸坠落 —

黑猫之死(三)

仍然是太芥注意。

5.

太宰治做梦了。

他自离开黑手党后就鲜少做梦,唯一一次就是在加入侦探社那天梦到了织田作。

但这一次不会是织田。有那个人在的梦境是纯白的,而太宰正站在无边的黑暗里。

“太宰先生。”

宛如巧妙融于夜色的黑猫一般,少年安静地站在了太宰治面前,他身上披着的大衣让太宰治莫名地感到熟悉。

“居然是你啊,芥川君。”太宰治像是有些无聊地感叹着,但声音里面也没有丝毫惊讶。

“是,在下今日是来向太宰先生告别的。”

不等太宰治开口,芥川龙之介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感谢先生数年的教导。”

“其次,这些年来给先生添了许多麻烦,非常抱歉。”

就像不给太宰治思考的时间一样,少年向他深深鞠了一躬,随即转身离去。

太宰治提步要追,却发现,无论他怎样奋力奔跑,始终无法追上步伐缓慢而坚定的芥川。

他的眼前逐渐明亮起来,少年身上的大衣化作黑色的碎片消失了,露出他最熟悉的那件,蛰伏着黑色凶兽的长风衣。

少年的脚步越来越快,几乎变成了奔跑,黑色的风衣也随之散落在他身后的黑暗里。芥川龙之介的身形逐渐低矮,最终成了与太宰治初遇的样子。

少年向着光芒疾驰,一如六年前他在夜色中。

那尽头是一片灰色,灰色中立着八个少年。

像是欢迎一般,少年们簇拥着芥川龙之介,时间和声音就在那一瞬间按下停止键。

太宰治睁大了双眼,泪水不知何时淌落下来。他试图寻找少年存在过的痕迹,可周围是偌大的一片黑色,空空荡荡,只有他的心跳,敲打出令人疼痛的音色。

他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侦探社温暖的灯光。

中原中也走进来的时候侦探社的人都在。

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亲自前往是很少见的事情,中原中也看着那些小鬼好奇的眼神,烦躁地甩了甩头。

“我为首领传话而来,”他平静地开口。

“港口黑手党的芥川龙之介,因数年来做出的贡献,昨日晋升为干部。”

他的声音仍是平稳不起一丝波纹,像是在表达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

“而芥川龙之介于昨日夜晚离世,故邀请侦探社的各位参加葬礼。”

中原中也言毕,转身就走。

七月的阳光洒在干部的黑衣上,就像雪一样。

6.

常人言,猫能够预知到自己的死期,并在终结来临之前悄悄离去。

说不定,人也是这样吧。

芥川龙之介知道很少有事能躲过首领的眼睛,但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当他走进首领的执务室,看见首领那仿佛悉知一切的笑容时,就知道已经瞒不住了。

“最后一个月了呢,芥川君。”

森鸥外用一种接近于感伤的语调说着。

夕阳在玻璃中行将就木。

问题的根源来自身体内部,就算是侦探社的与谢野晶子也无力回天,积年的伤和病马上就要把这具脆弱的身躯吞噬了。

“那么,给你一个月的假吧,作为最后的慰劳。”

“十分感谢。”

芥川向森鸥外鞠躬,步伐稳健地离开了执务室。

“真是可惜啊……难得有这样一个强力又忠诚的成员。”不带什么感情地,森鸥外感叹到,他回头想逗一逗喜爱的幼女,却发现女孩精致的脸蛋上淌下了泪水。

爱丽丝狠狠剐了他一眼,抱怨道:“林太郎你那是什么表情,难看死了。”

“哎呀,只是即将失去一个一起守护这座城市的战友,心里不太舒服罢了……”

芥川回到家里,把事情完整地告知了银。

少女揪着他的衣服哭了很久,而他没法安慰,只能一遍遍地说:“银,你要好好生活。”

芥川又一次想起了曾经在贫民街与同伴们立下的约定。灰暗的街角处,衣衫褴褛的少年们笑着,完全不似在谈论生死与后事。

“如果我们中有人死了,剩下的人就一起把他埋在一个有树的好地方,然后连着他那份好好活下去!”

年幼的芥川搂着妹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而现今,即将走向死亡的芥川龙之介拥抱着妹妹,再一次重复了那个约定。

“银 ,我死了以后,骨灰会洒在横滨港……那之后,把我的衣服埋在有树的地方吧。”

芥川银除了点点头,还能做什么呢?

死亡面前,所有人都是那么无力。

银坠入睡眠之前,听到兄长轻轻地说:

“银,在下会一直看着你,所以你要幸福。”

有温凉的触感盖在额际,银的眼泪悄悄地流下,沾湿了枕巾。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