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鲸坠落 —

黑猫之死(四)

7.


芥川龙之介的葬礼在第二天清晨举行。


按照港口黑手党惯例,他的骨灰洒在横滨港,不知太宰治同森鸥外说了什么,衣冠冢立在织田作旁边。


中岛敦人生第一次穿上黑西装,为的居然是参加搭档的葬礼,他看着那块冰冷的石碑,脑子里回忆起那个黑白分明的鲜活的芥川龙之介,红了眼圈。在他身侧身着黑裙的泉镜花,大滴大滴的眼泪早就抑制不住地滑落下来。


港口黑手党的人们穿着整齐的黑衣,他们行了礼,献上献花后就只是安静地站立着,凝视这块比起芥川本人更加沉默的墓碑。


没有人哭泣。


中岛敦忍不住看了一眼樋口一叶——芥川最忠心的部下。


樋口一叶面上是一种奇异的平静,她又鞠了一躬,像是面对芥川本人一样。随后她和黑手党众人一同离去,坚定地走在黑蜥蜴三人之前。


太宰治与她擦肩而过,身上仍是那件卡其色的风衣,手中捧着蓝色的花束。


“太宰先生!你怎么……”


中岛敦惊讶地看着那束蓝色妖姬。


“芥川君他这辈子,基本上只有黑白红三色。”像是解释一般,太宰治说,他恬静地微笑着,把花束摆在墓前正中,黑手党特意给他的花留了位置。


微风屏住了中岛敦和泉镜花的呼吸。


“芥川君,我呢……”太宰治单膝跪下,温柔地抚摸石碑的一角。


“我是不相信奇迹的,那是多么无聊而无望的东西。”


“这二十二年的人生中,唯一可以称之为‘奇迹’的,也只有我劝诱你加入黑手党的那一天。”


太宰治停了话音。他轻轻拂去玫瑰上的水珠,像是为谁拭去眼泪一般。


“做个好梦。”


做个好梦吧,我的小笨蛋君。

啊。中岛敦想起来了,蓝色妖姬的花语是“奇迹”,可奇迹的背后是无比残酷的“不可能”。他看着那样的太宰先生,只觉得心脏揪起来一般疼痛。


“永别了,老师。”


泉镜花颤抖着声音,她俯身,而后跟上了太宰治的脚步。


不论是面对芥川龙之介还是他的墓碑,中岛敦总是说不出话来,对于能互相理解的二人来说,其实也没有必要去说。他只得献了花,跟着太宰他们离开了。


恍惚间他好像听见了一声十分轻的“再见”。


“嗯嗯,再见了,搭档。”

评论(1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