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鲸坠落 —

【太芥】冬樱花

太芥新年企划倒数第10天
梗:与他在梦中赏花

芥川龙之介回过神时,太宰治正疑惑地看着他,头微微歪着,蓬松的褐发凭重力坠下,一些搭在他的脸颊上。

这时天光已亮,但还是有些朦胧,掺着些灰色,今天应该是个雪天。

芥川眨眨眼睛,他不是很明白现在的状况,他记得刚刚还……诶?他刚刚在做什么?那些事情的记忆好像被遮断的录像带,变成一片空白。

看着他茫然的表情,太宰治有些不高兴了。

“不是约好了一起去赏花吗芥川君?就我们两个人哦。”随即他的语调快活地上扬,带着点炫耀的意思。

“我可好不容易才溜出来的!”

可这样飘着雪的寒冷季节,是不会有樱花的。

他本想这样说,可太宰没给他这般开口的时间,已经哼着不知名的调子,轻飘飘地往前走了一小段路。

芥川赶忙跟了上去。

去哪儿?不知道,不过这不重要。他们就一直沿着河川往上游走,就像他们还是严厉的老师和笨拙的学生那时一样,太宰治走在前,芥川龙之介跟在他斜后方两三步的地方,规规矩矩。寒风扬起了芥川的围巾,贴紧了他脆弱的脖颈,从他喉中逼出几声带沙音的咳嗽。

太宰治的歌声也随之钻进了他的耳朵,是那首熟悉的殉情之歌。

想到“殉情”,芥川不禁看向了清澈的河流,走在前面的那人离河流实在太近了,简直令人忧心是不是下一刻他就会跳入水中。

太宰治好像也就要这样做了,他突然停下,转身面向河水,身体前倾,踮起脚尖做出一副准备自由落体的姿态。

——那个人如果想要跳的话,是无法阻拦的。芥川龙之介这样想着,没有表现出拦他的意图。就算太宰治真的入了水,芥川也会跳下去把他捞上来,像他曾经做过多次的那样。

太宰倒是以为芥川看穿了他小小的玩笑,也只是像个恶作剧被识破的孩童一样,无奈地发表失败感言:

“以前那个好骗的芥川君长大了,都变得没意思了……”

那就是这样吧,芥川心想。如果是那个人虎的话,脸上应该会露出太宰先生想看到的或慌乱或无奈的表情。

太宰治转了个圈继续往前走,歌也不哼了,芥川就继续跟着走。路上覆着薄薄一层雪,木屐踏上去会留下形状规矩的印子,但很快又会被新雪填满。

芥川偏头望着与他反向漫步的河水,却看见有什么东西在清澈的水流中沉沉浮浮,顺流而下,那东西给芥川的感受相当熟悉。

是一顶帽子?一件破破烂烂的风衣?亦或是一截染了鲜血的绷带?

都不重要。他把视线投向那个裹着银鼠色和服的背影,那衣装上绣了红白鲤鱼的图案,如果真的落入水中,说不定鱼就会在衣料上苏生,翩翩起舞。

虽然印象里那人常是一件卡其色的风衣,卷起袖子露出那些藏着伤痕的绷带,可换上了这样看起添了不少生命气息的服装,也很合适。

毕竟那是太宰先生,不管套上什么样的衣物,想来都是悦目的。

他后知后觉地低头看看自己的衣着,不是潜伏着黑色恶兽的洋风外套,仅一件平淡无奇的黑色和服,一条围巾而已。

他再抬起头时,太宰治已经停了脚步。

“到了。”他说。

芥川龙之介缓缓抬起头,原本漆黑如古井的双眼,映照出纷纷扬扬的花雪,像是泛起了浮光一般。

入目是樱色的一片花海,星星点点地擦着薄红,可被风一摇,又露出了一斤染、抚子、退红等诸多暖色,随空气的流动发出了“沙沙”的声响,令人心生暖意。因为那片树生得实在太过高大,健壮的枝条仿佛要伸进天国,花海看上去也就与云海无异。

十二月的寒风中当然不会有樱花盛开。

“是冬樱花啊。”

芥川望着那仿佛从天上落下凡间的、卷着雪花的花瓣,轻轻说道。

冬樱花树下的游人虽然不多,但绝对算得上热闹。孩子们拾起飘落的花瓣玩耍,把那些云彩的缩影高高抛起,任由它们落在自己的发间、衣领,树下也有卖花见团子的人。可是很奇怪,他们的脸在芥川看来全都是模糊不清的,芥川也无法听见他们的言语。

除了那片美丽得动人心魄的冬樱花海,他所能看明的、所能听清的,也只有太宰治一人而已。

“请给我两份花见团子~”

太宰不知何时跑到了出售团子的小车前,说话的尾音上扬,一副很期待吃到团子的模样。粉绿白三色的可爱的小团子,用一根竹签串起,淋上棕黑的糖浆,看上去确实小巧可口。

卖团子的人脸上的表情芥川看不清,大概是十分开心的吧。他看着太宰治笑着接过那两只素白的小碟,很自然地走上前去付了帐。

太宰治领着他走到一棵无人的树下。

“怎么不说话,冬樱花不美吗?”

“冬樱花十分美丽,只是……”

他实在没法说出来,在看到那些比樱花稍小的花朵从枝干上飘落的一瞬间,他脑海中浮现的是太宰先生。那确实是不似凡间物的。

“稍微坐一会吧,芥川君。”

太宰的碟子里只有一根空的竹签子,他拿着的第二串团子也只剩下一个了,而芥川的第一串团子还被他捏在手中,一口未动。

于是他们就径直坐在铺着花瓣的雪地里,太宰还抱怨了一句“硌得慌啊”。

覆了白雪的地面本该是冰冷彻骨的,可芥川只觉得没那么寒冷,大概是面前飘落的冬樱花太美丽的缘故吧。

太宰治望着

“樱花树下呢,都是埋着尸体的,芥川君。”

太宰往嘴里塞了最后一个花见团子,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太宰先生?”

“从刚刚起我就在想了,”太宰治与黏牙的白色团子做了一会斗争,这才把它咽下去。

“说不定我们都已经死了,被他们埋在这里……”

“成了冬樱花下的鬼怪。”

他的语气听上去轻描淡写,其中夹杂了一点悲伤的气息。本是那样忽悠人的话,可他给人的感觉又是那么真,芥川也偏偏就信了。

少年突然显出慌乱的表情让太宰感到心情愉悦,于是他毫不客气地笑出声来。

“先生请不要戏弄在下了。”

芥川只得叹了口气。

可这一句话让太宰笑得更欢了,与他以前捉弄中也先生得逞之后那种笑容十分相似。可芥川龙之介一只手端着那只小碟,思绪从太宰的笑容中飞走了。

死了吗?如果刚刚太宰治不笑的话,说不定他真的会相信。就算是死后的幻象,也让他在瞬间萌生出“这样也不错”的想法。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转头一看,身边的太宰先生不见了,他的面前站着身着黑大衣,染血的他自己。

他的嘴角冷硬地抿成一条直线,可芥川分明听见了他的声音。

“这样的想法着实软弱,太宰先生教导你,可不是为了有一天你们能死在一起……”

那个芥川龙之介突然断了话音,他还想说些什么,但终究只是低低地叹了口气,那张脸苍白得与飘落的雪片无异,溅着干涸的血迹。他与芥川擦肩而过,只留下了一句话。

“生き返る”

话音未落,染血的芥川龙之介露出了一个幅度极微小的笑,身形就飞散在落英中。

“芥川君?芥川君?回魂——”

他眼前一阵恍惚,眼前身受重伤的那个自己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太宰治摆动着的手。

“怎么,只是来赏花,魂都要留下来了?”

“非、非常抱歉……”

芥川逃避着那双眼睛,却惊觉四周起雾了,灰白的雾气间泛着淡淡的血色,树上落下的冬樱花凭空燃烧了起来,跳动着若有若无的白色火焰,仿佛献给逝者的纸钱币。

“芥川君,你怎么认为?”

太宰治身上的服饰不知何时变成了曾经在黑手党的那一套,缠在脸上的绷带上不断浮现血迹,他露出了一个孩子似的,无比纯良的微笑。

“我们……是生者,还是死者?”

虽然他们都席地而坐,芥川还是觉得太宰治在瞬间变得高大了,他低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变成了孩童的手,脏兮兮的趴满细小的伤口。袖口和衣摆都破破烂烂,是他在贫民街时的衣物。

“回答我,芥川君。”

太宰治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严肃的双眼看向他面前的少年,可芥川龙之介却觉得那双承载着虚空的眼睛被苦水浸透,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我们都是活着的。”

他笃定地给出了答复。

话音刚落,太宰治就憋不住了似的重新扬起嘴角,他偏过头看着地面,逃避了芥川坚定的注视。

“果然小笨蛋就算过了好几年也只会长成大笨蛋啊……我们早就死了,死得尸骨都没有剩下啦。”

太宰治缓慢地仰头,右手抬起捂住了眼睛。

“回答错误,你走吧。”

一朵完整的冬樱花落下来,挡住了芥川龙之介的全部视野,鼓膜里传来水滴敲击玻璃的声音,他猜想那是太宰先生不愿为他人所知的泪水。

于是他醒了,于混乱与迷茫中睁开了双眼。

入目皆为冷漠的白色,让他一时无法分辨这里是否是现实。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那是个梦,可那个有些落寞的笑容却烙铁一般烫在他脑海里。

他痛苦地捂住了头。

环抱着他的只有寂静中仪器“滴滴”的细碎声响、消毒水刺鼻的气味和随着身体一同苏醒、仿佛将人打碎了再拼回来一般的疼痛。

床边的小几上摆着白色的电子钟,绿色荧光闪烁着四点一刻。

这个时间,应该去首领那里汇报任务了。

不过是什么任务?他一时想不起来,就像梦境开始时那样,但现在不该继续躺在床上了。

他揭开了素白的被子,拔掉了手上的针头想要下床,却因为腿部的酸软直接撞在地板上,发出的响动惊醒了趴在床尾的银。少女怔怔地望着他,眼圈渐渐红了。她哽咽着说了一句“哥哥你终于醒了”就快步跑了出去。

芥川龙之介难得陷入了茫然。他像个木偶一样呆呆地坐在病床上,窗边朦胧的夜色中摇曳着粉色的影子,是枝头的樱花绽开了花蕾。

随着妹妹一同回来的是一批医护人员,那些人开始给芥川做一些基本的检查,并用一个轻巧的本子记录各项数据。

疼痛使他没什么力气动弹,只好任他们摆弄。

芥川龙之介确实是医院的病房里,听银的口述,他在一次与侦探社合作的任务中受了重伤,并中了敌方的精神系异能攻击,一直昏迷到今天。

对于那个任务芥川确乎是没什么清晰的印象了,但不知为何,心中久违地感受到了失落。

挂着黑眼圈的医生护士们不一会儿就离开了,银趴在床边又陷入了睡眠,手中还不放心似的小心翼翼地握着兄长那只没有太多针眼的手。

芥川龙之介伸手去够挂在墙上的黑大衣准备给妹妹披上,却在抬头的一瞬间发现了惊喜。

在他触手可及的玻璃花瓶里插着一枝新折的樱花,上头挂了张小卡片。

“等你醒了,就一起去赏樱吧,芥川君。”

落款处只有一串手绘的花见团子,画工一如数年前,幼稚的拙笔,确实像小孩子的做派。

芥川龙之介伸手把那张小卡片取了下来,放在手心,用另一只手盖上了。

你看,果然还是活着的吧。


评论
热度(57)

2017-12-22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