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鲸坠落 —

【太芥】孤独色后院

太芥新年企划倒数第2天
梗:猫咪后院

「什么样的人会喜欢猫呢?」

「大概是孤独的人吧。」

“今天也只有芥川君在吗,太宰先生?”

中岛敦看着上半身像夏天水泥地上的猫一样摊在桌上,露出苦恼表情的太宰治,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太宰治举起手机,把屏幕朝着他晃了晃。

屏幕上是简单线条和色彩构成的庭院画面,摆着猫粮盆子、坐垫、金鱼缸和毛线球等小型家具。

看起来能容纳不少小客人的院子却只有一只白耳白爪的小黑猫埋首于曲面的鱼缸后,高高翘着白色的尾巴,瞪着黄澄澄大眼睛的猫脸夸张地占填满了一整个鱼缸。

中岛敦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同情,可他手上还抱着一沓厚重的书本要给与谢野医生,很快就走开了。

要问他太宰治为什么会玩这种游戏的话,中岛敦估计会面带无奈,双手一摊,抱怨道:“还不是因为芥川。”

五天前的下午四点,享受生活的人们开始品尝下午茶,可有的人并不是这么幸运。

太宰治在元町商业购物街中供人休憩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虽然曾陪伴不少女性来商场购物,但“战利品搬运工”这样的工作当真令人吃不消。

因为先前的入水行为给侦探社的社员添了麻烦,被惩罚来陪同与谢野医生购物已有小半天了。太宰治把手中的大包小包放在地上,放松着肌肉发酸的手脚。

坐在椅子另一侧的人看上去也是陪同女性来购物的,足侧放置了不少购物袋,可对方更加淡定,显然是身经百战了。他一手握着热饮加厚的杯壁,另一只手拿着触屏手机,视线专注地锁定那块屏幕。

与商业街的活跃气氛格格不入的黑沉衣物,在室内也不摘下的茶色墨镜,黑发,泛白的鬓角。

是港口黑手党的芥川龙之介。

虽然他没有什么反应,但太宰治注意到了,在自己坐下的一瞬,那大衣的里侧就有数只小而狰狞的黑兽蠢蠢欲动。

“这不是芥川君吗,好久不见。”

“下午好,太宰先生。”

芥川偏过头来与他问好,大衣里的黑兽随着他侧身的动作消失在暗色的布料里。蒸汽从敞开的杯口涌出,让他的面容有些模糊不清,但那纯黑的视线割裂了白汽,直直投向太宰。

好久不见?确实是有段日子没见了,但也不能称之为“好久”。在芥川晋升为干部后的数月内,他就从横滨蒸发了一般不见踪影。而今再见却是在看上去与黑手党不沾边、日常气息相当浓郁的购物街,两人脚边都堆着分量十足的购物袋,这似乎有些滑稽。

“来陪小银逛街?”

“是。”

他犹豫了一会儿,又轻声接了一句:

“中也先生正陪同红叶大人在附近的商铺。”

那仿佛说秘密的语气与略显紧张的神情让太宰治“噗”地笑了。

“最近工作如何?”

像是对他问出这样的问题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芥川下意识地捏紧了手中的饮料杯。

“诸事顺利。”

“部下呢?”

“樋口和黑蜥蜴都很好。”

“你知道我不是在问他们的,对吧?你从法兰西带回来的孩子,是叫……波德莱尔君吧,还是别的什么?”

“还需要教导一段时间。”芥川点了点头就当作默认了。

“哈啊——明明芥川君自己还没从学生的角色毕业呢……”

太宰抻了个懒腰,眼角渗了些困倦的盐水出来,他感觉能听到自己僵直多时的腰板发出“咔咔”的响声了。

“不过芥川君,你刚刚在看什么呢,这么专注?”

太宰治露出一副好奇的表情,眼睛里闪着光,他侧着身子伸长脖颈,芥川也很配合地将拿着手机的手伸了过去。

画面是一个类似于和式庭院的背景,右侧露了小半截和室。

和室的榻榻米上只摆着三阶的红木桌架;侧缘摆上了金鱼钵、黄色的猫食盆、毛线球和一个玻璃花瓶。院子里有流水,其上架着小小的木桥,不知为何,桥的正中有一堆红黄的落叶。这确实是个素净又不失生气的后院,而访客们有着天真的豆豆眼和闲适的表情,丸子一样圆润的脑袋、身体和四肢。

是猫咪,花色各异的猫咪。

这样只要看一眼就令人觉得十分可爱的游戏画面,最近总是在侦探社的女孩子的手机上看到。可这画面出现在港口黑手党的得力干将,芥川龙之介的手机上,怎么说都有些费解。

或许那是小银的手机吧。太宰治这样对自己解释道,谁让港口黑手党下发的手机,就算从按键换成了触屏,也都是死板的一个款式呢。

“这游戏叫什么名字?”

太宰揉了揉眼睛,漫不经心地问道。

“猫咪后院。”

太宰稍稍留了个心眼。但不远处走来了拎着不同花色的购物袋,昂首阔步的与谢野晶子,他很上道地拿起才放下不久的大包小包快步跟了上去。

“回见啦芥川君——”临走前还不忘冲人眨眨眼。

像是从未见过这么殷勤的太宰先生,芥川愣了数秒。随后他的视线重新回到手机屏幕上,手指点上了游戏中相机的图标。

白光一闪后,听到了猫咪撒娇一般的叫声。

要保存照片吗?

芥川点了确定。

“太宰先生你在看什么?”

“是游戏哦,敦君。”

他退出了游戏举起手机,把游戏图标展示给中岛敦。线条简单的白猫微微昂首,把一只圆圆的爪子搭在橘黄的图标边框上,像可口的白玉团子,软乎乎的要把人的心都融化了。

“可爱!”

心中住了只猫科动物的中岛敦对这样的画面几乎没有抵抗力,由衷地发出赞叹,可他猛地甩甩头,又想起了太宰治一整天几乎又没有认真工作。

哦,算了,只看看手机至少比换着法子自杀好些,别到处乱跑让社员们满横滨到处找了。

太宰治玩游戏的消息在不大的侦探社中很快传递开了。猫咪爱好者春野小姐腿上生了翅膀似的跑了过来,就为了同太宰治分享游戏心得。她先是激动异常地握着太宰治的手说各种猫咪的玩耍姿态——她多次提到了“可爱”。然后她打开了手机,少女白皙的手指划过手机屏幕,点开了白色飞鸟图标的社交软件。

她稍稍平复了心情,给太宰治介绍了一位专注于猫咪后院的推主,名叫无花果,头像也是颗手绘的无花果,后面摆着碗红豆汤。他每天会不定时发布一些游戏截图,没有任何说明的文字,只有单纯的图片,而那无不是被猫咪们挤满了的。

“无花果先生的后院总是被猫咪眷恋,真好啊……”

春野小姐用混合着羡慕与些许失落的语调说着,随即与趴在国木田桌上闭目养神的夏目先生展开了一场“抱抱追逐战”。

在一旁听了全程的中岛敦却小声地说:“我觉得……会被猫咪喜欢的,都是孤独的人。”

他的声音太轻了,太宰治可能听进了他的话,也可能没听。他盯着那个手绘的头像,只觉得眼熟。毕竟无花果和红豆汤的组合总是能让他联想到某位黑衣青年。

再看一眼推主最新发布的图片——正是他先前在芥川那里看到的游戏画面。现在太宰可以下结论了,玩这个游戏的不是少女小银,而是她的兄长芥川龙之介。

太宰治放下了春野小姐的手机。

芥川龙之介是个招猫喜欢的人吗?

好像确实如此。太宰治从那些旧记忆里翻出些片段来,在那些阴暗的深巷中见到芥川君的时候,不论他是浑身染血的、昏迷不醒的还是普通地等待在那,那孩子身边总是依偎着猫。如果他是醒着的,就会摸摸那些柔软温热的小动物,露出属于那个年龄的少年、但不属于芥川龙之介的柔软表情。

是想要温暖那颗冻结在寒风凛冽的荒原的心吗?

可每当他走向芥川时,猫咪们就像被吓到了似的,四散逃开,不知去处。

或许是他不讨猫喜欢吧。太宰治自那天开始玩这个游戏,他的后院却鲜少能见到猫咪的身影。这可真是件怪事,受众人欢迎如太宰治,居然会被一些数据构成的猫咪嫌弃。

他难得在这种小事上动用他的聪明头脑,把那方寸之地布置得十分舒适,可小小的客人们就是不愿意在他点开游戏的时候现身,它们在太宰治看不到的地方悄悄地来了,稍作逗留后又悄悄离去,给他留下空的猫食盆和用于购置家具和猫食的鱼干。

真是群微风一般无情的过客——除了一只小黑猫。那只长着白色的耳朵和尾巴,四肢也像戴上了白手套的小黑猫,许多次次太宰打开游戏的时候它都在。有时像流体一般滑进玻璃花瓶里,有时眯着眼睛趴在樱花垫子上,表情一派纯净自然。

倒是和芥川君一样,紧紧跟着我呢。

啊,配色也和芥川君十分相似。

太宰治胡思乱想着,点开这只猫咪的姓名栏,输入了“芥川龙之介”,想了想又改成了“芥川君”。

一开始有只赤毛的猫咪会与芥川君一同出现,他喜欢坐在垫子和毯子上,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让太宰想到了某位故人。可惜的是那只猫咪只出现过几次,太宰就再没见过他了,只是偶尔会得到他赠予的一些小鱼干。

太阳将要坠落时,太宰治再一次打开了游戏,而画面中只有空空如也的猫食盆和他布置的冷清物件。如果游戏中的时间和现实同步的话,可以想象,夕阳下宛如被弃置的后院,染上了孤独的颜色一般,多么凄凉的景色。

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他对自己说,可心中泛着无力感和失落的海水却涌了上来。早知道就不点下载啦,他笑着摊开双手,也不知道这抱怨一般的话该对谁说。

社员们一天的工作将要结束之前,太宰治就像个幽灵一样轻飘飘地晃出了侦探社。他拿出手机正准备形式上地跟国木田请个假时,不知为什么,回忆起了芥川手机屏幕里趴满的猫咪。随即抚摸着野猫的少年芥川在他脑海中浮现。

中岛敦的那句话又在他耳畔响起来了。

『会被猫咪喜欢的,都是孤独的人。』

是孤独吗?原来是孤独啊。那时芥川君的眼神里,流淌着的是孤身一人的落寞。是猫咪想要驱散他心中的阴霾,还是他为了摆脱心中之苦而主动凑近那些小生命?
或许两者兼有吧,可他不是他那寡言的学生,他心中所想并不那么容易揣测。

脑中不断作怪的思绪驱散了太宰治去酒吧消磨夜晚的念头。他开始在街头漫无目的地散步,像个迷路的孩子般胡乱走着,不知走了多远,瞥见了落地窗玻璃后熟悉的身影。

那家装修风格十分古典的糖水店,是不知多久之前,他无意中称赞过的一个“工作日避难所”。

芥川如往常一样坐在靠窗的位置,低垂着双眼品尝红豆汤。他对面坐了个衣着整洁的少年,用绷带吊着一只打着石膏的手臂,另一只贴了纱布的手捏着白瓷勺子,正盯着他面前裹着樱花的水信玄饼皱眉头。见太宰走过来,少年很警觉地抬头瞪他,简直像头护食的小狼崽,那对眼睛是深邃的蓝色。

太宰治露出了往常实施恶作剧之前必定会出现的笑容,他以目光回敬少年,并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他径直走过去,趴在芥川身后的沙发座上,两手伸向黑发青年的脸颊。整个过程悄无声息。

青年腰间长长垂下的系带瞬间变化成两个漆黑的兽头,咬向太宰伸出的手。

那当然是没用的,黑兽在接触到太宰治的一瞬间消散,而他的手也成功地捂上了青年的脸颊。

还很过分地揉了揉,外加一句“都没什么肉,不好玩”的抱怨。

“……太宰先生。”

芥川放下了调羹,语气里只有十足的无奈。

太宰治松开手,十分自然地坐到芥川旁边,手搭在他肩膀上,嘴里“嘻嘻”地笑着。

“芥川君很喜欢猫咪啊。”

他从衣兜里摸出手机,打开了推特。连头像都没有设定的新帐号,关注列表里也只有一人。

叫做无花果的推主,上一次更新是三分钟之前。

“这个,是你吧芥川君?”

“正是。”

芥川十分坦然地承认了。他盯着太宰的眼睛看了几秒,挥手叫来了侍应生,并把菜单递给太宰。

“那就给我一份星空羊羹吧,拜托了哦?”

甜点和与之搭配的茶送上来前,太宰治就像个天真烂漫的孩童,摇晃着双腿,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子。而他们对面的少年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一言不发,安静地吃完了他的甜点——虽然脸上的表情并不很开心。芥川龙之介看了一眼腕上的黑色手表,用流利的法语对他说了几句,少年点点头,利落地起身,快步离开了。

“这孩子多大了?”

“14岁。”

“和你那时候倒是挺像的。”

太宰治嘟嘟囔囔,挪到了芥川的对面。他一落座,就突然失了那股活泼劲儿,嘴角拉成平直的一条线。他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然后把它举到芥川眼前,展示自己空落落的后院。

芥川龙之介不知道坐在他对面,眼睛里藏着落寞的大孩子究竟想表达什么,只能选择保持沉默,他看着那空着的小院子,神情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些许遗憾。

“呐芥川君,给我看看你的后院吧?”

芥川如他所愿打开了游戏。背景还是那个有流水和木桥的和式庭院,只是侧缘的草绿色坐垫换成了樱饼模样的垫子,红色的平台上撑起了一把红色的和伞,猫咪们一如既往地在所有可以逗留的地方落了脚。

与太宰治那片冷清的小地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很受欢迎嘛芥川君。”

不知是不是错觉,芥川龙之介觉得那轻佻的语气中夹杂着苦涩。

“不过呢,我们社的敦君说猫都喜欢孤独的人,不知道游戏里的猫会不会也是这样。”

“在下不知。”

太宰也只是笑笑,又开始了其它的话题。

“我的后院总是空空的啊,真想知道原因。”与本不擅长聊天的芥川进行了些简单的对话后,太宰治把手向后伸开,想着他点的食物还没有送上来。他又缩回了手臂,盯着芥川的眼睛看。

“芥川君怎么认为呢?”没有任何戏谑或是讽刺的意味,太宰只是露出了一个表露着无聊的笑容,像是过路人询问时间那样稀松平常地问了。

“那是……”芥川斟酌着,轻轻开口。他在短暂的几秒间想到了一些人,织田先生、侦探社的成员、最后是那只人虎。所有人站在太宰治周围,嘴角真诚地上扬。

“那大概是因为,现在的太宰先生不再孤独了。”最后他这样说。

太宰治突然笑出来了,由于是在公共场合,他压抑着自己的笑声,但双肩止不住地颤抖。芥川从未见过他这样笑,声音从他的喉头滚出,无奈又脆弱,敲打在身侧的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一瞬间芥川甚至以为他在啜泣。

才不对呢,大错特错。如今为人师长的芥川君,结果到现在也只是个孩子,在某些时候天真得令人发笑。

太宰治怎么会不孤独?他把孤独关在心里,把它当做一枝长满尖刺的玫瑰,用小王子的玻璃罩子小心保护着,旁边插满了染色的干花,散发着迷惑性的香气。

而芥川龙之介的玫瑰长在一层又一层荆棘丛中。只要足够坚持,就能拨开那些尖刺,给自我封冻的玫瑰送去些暖意和阳光。那些小巧可爱的毛球们貌似已经成功了。

可太宰治的玻璃罩不是植物,它光滑又牢固,就算猫咪们拥有再锋利的爪子,想撕开它,接触那朵玫瑰也是做不到的。

也许自己说了不对的话。其实话一出口芥川就有了这种感觉,而太宰治那同虚空融为一体的眼睛也证实了他的感觉。掩饰性地,他将视线移向一旁,可玻璃窗外面已经看不见太阳的光亮了。

他只好站起来,鞠躬向太宰治表达歉意,付完账后直接离开了糖水店。他的脚步依然稳健,可太宰治却看出来了一丝落荒而逃的意味。

星空羊羹和玄米茶姗姗来迟,留在座位上的人却没了胃口。心不在焉地,他用木勺一小块小块挖着那漂亮的蓝色甜点,放在嘴里感觉像白蜡一样素然无味。

那蓝色太通透了,像什么人眼中涌出的泪水一样,沉淀着孤独的色彩。

他看向对面那只黑底绘山茶花的碗,芥川并没有喝完他的红豆汤,白瓷的小勺贴着碗底,可碗口也不再有白汽升腾起来了。

当天晚上太宰治就卸载了游戏,不知为什么,看着那个图标从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消失,心里一阵轻松,可又觉得丢失了什么似的,这种云朵一样轻飘飘的感觉没能掩盖住底下深不见底的空虚。

游戏里招待猫咪的后院没有了,可他心里还有个后花园,玫瑰仍在一片干花的围困中、在玻璃罩的保护中伸展着花瓣,孤芳自赏,自取灭亡。

第二天的工作开始才一会儿,太宰治又像只猫儿般轻手轻脚地溜出去了。侦探社的成员们无奈地对视了一眼,继续手头的事务。不知是谁看了一眼天气预报,大声说了一句:

“今天好像要下雨啊!”

可太宰治出门偷懒向来是只携带他自己的,中岛敦抓起一把素色的雨伞就往门外冲,可他跑到楼下时,太宰早就淹没在人群中了。

到中午时果然下起了大雨,噼里啪啦地砸在地面上,溅起细小的透明花朵。不紧不慢走着的太宰治,像条逆行的游鱼,在为避雨而奔跑着的人们中间是那样格格不入。他穿过急匆匆的人们,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小街道。

余光中闪过那抹熟悉的黑色时太宰治停下了脚步。

一身黑衣的芥川龙之介站在冰冷的巷口,手中举着一把黑伞。

他头顶有建筑物的边角遮挡,雨水沾不湿他的头发,被他用伞庇护着的,是一只湿淋淋的崽猫。

建筑是黑白灰的,芥川龙之介身上只有黑白两色,雨幕中弥漫着白色雾气。

建筑死寂着,芥川龙之介也安静得像一尊雕塑,只有“沙沙”的雨声幽灵一般游荡着。

乍一看,那深褐色的崽猫看上去就像误闯了亡者国度的不幸生灵,在寒冷的空气中瑟瑟发抖。

雨水浸泡着的静寂时间中,芥川躬身抱起那只猫,也不顾它湿淋淋带泥的毛发会弄脏他考究的黑外套,举着伞往小巷深处去了。

被孤独缠绕着的背影渐渐隐没在漫天银丝中,而太宰治只是注视着,任由雨水打湿他的头发,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把沙色的风衣浸染成更深的颜色。他整一副水里拎出来一般湿淋淋的狼狈样子。

太宰治闭上眼睛,感官又回到了糖水店暖橘色的灯光。下红豆汤变凉的香气,墙上黑白的挂画。

“芥川君讨厌孤独吗?”他那时用手腕支撑着下巴,芥川眼眶中的黑洞倒映在他的眼睛里。

“在下甘之如饴。”

不断敲击着他的水珠停下来了,他抬起挂着水珠的眼睫。芥川不知何时折了回来,片刻前庇护过猫咪的伞此时罩在他的头顶,太宰治把视线向下挪,对上了一片平静的黑色深潭。

猫咪扒着包裹着手臂的黑色衣料,软绵绵地叫唤了一声。芥川龙之介的鬓角往下滴着雨水,贴在脸侧那几缕头发比他的面庞更加苍白。

那样的色彩是太宰治十分熟悉的,与他的玻璃罩子下憔悴的玫瑰恰巧能融为一体。


评论(5)
热度(79)

2017-12-30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