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鲸坠落 —

哥谭今日无雨

预警:
①故事发生在《Justice League: Doom》之后
②重要人物死亡
③超蝙提及
④人物属于他们自己,而不是我

1.
今天是9月23日,天气晴朗。
一周前在小巷里为保护一对父女而中枪的哥谭首富布鲁斯.韦恩于昨日不治身亡,今日清晨下葬。
来参加葬礼的人带着白色和浅蓝色的花,黑色的西装和裙子在韦恩的墓前排成长龙。
他的管家和儿子向他的灌木撒上新土。
一整天,哥谭的市民,无论男女老少,都被黑色的衣装包裹。孤儿院里的孩子们为这个曾免他们于流离失所的好人哭泣,流连于酒会的女人们为那张迷人的面庞哭泣。而更多的人,他们谈论死去的韦恩,谈论他留下的遗嘱和公司,谈论他的庄园、管家和孩子。
“那个叫达米安的男孩,他才十岁啊!”他们说,然后转而谈论那比数目可观的财富。
阳光之下无新事。哥谭苍白的一天又这样匆匆而去,每一天都有人死去,所以没什么是不寻常的。
很快名叫布鲁斯.韦恩的人类将淡出绝大多数人的记忆,只有那块黑色的石碑会永远铭记他。

2.
然后暮日西沉,哥谭的夜晚亮着灯,街上却没什么人,年轻的夫妇不再有勇气带着孩子出门。
这并非是因为什么荒唐的宵禁令,而是人们知道,没有人能从哥谭比深渊更深的黑暗中保护他们了。
在黑夜里,平民微弱的哭泣从昨天持续到了今天。
阳光下,哥谭的骑士那架即将爆炸的蝙蝠飞机撞向入侵地球的外星生物。而各自被敌人紧紧纠缠的正义联盟甚至没有机会去抢下飞机里昏迷不醒的驾驶者。
人受了重伤就会死去,没什么可意外的。
正义联盟在夜晚结束的时候宣告了蝙蝠侠的死讯。
街头的大屏幕上,联盟主席神色里的憔悴和悲伤清晰可见,他说:“我们失去了蝙蝠侠。”
人们在超人发言的同时听到了他身边有人发出的啜泣和哽咽声。
“蝙蝠侠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亦师亦友,他的死是我们最大的损失……然而,在此之前因为一次变故,我们不得不让他离开。”
屏幕里的超人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控制他的情绪。有眼尖的市民看到了打湿他眼角的细小水珠。
“我在此代表正义联盟对蝙蝠侠致以最深切的歉意与哀悼。”
超人沉重地低下了头。而后神奇女侠出现在了影像里,天堂岛的女战士拍拍他的肩膀,两人对视了一眼,超人点点头,离开了。
“正义联盟的成员将轮流帮助打击哥谭的犯罪,直到新的守护者出现。”神奇女侠做出承诺之后,关闭了瞭望塔与地球的通讯。街头的大屏幕恢复了原样。
已经有行人抑制不住地哭了出来。
只有极少数人注意到,大都会光明之子的右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本该镶嵌钻石的地方只有一颗铅黑色的六边形,散发出金属光泽的物体。

3.
今夜的哥谭注定不得安宁。9点钟时阿卡汉姆疯人院发生了暴乱,只凭一些普通的工作人员根本拦不住这些疯狂的犯人。
半小时后巨大的蝙蝠标志如同从前的每一个夜晚,出现在哥谭的上空,黑色的蝙蝠倒挂着,冷漠地注视着失去守护者的城市。
蝙蝠形状的绚烂花火亮了一整夜,“咻——咻——”的爆鸣声和烟花坠落的光亮填满了哥谭每一个黑暗的角落。
9月23日晚没有犯罪,也没有紧紧咬着罪犯和蝙蝠侠不放的警车发出呜咽。
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难得睡了个好觉的狱警在疯人院的后花园里发现了夜晚狂欢的主人公们。他们醉得人事不省,身上的囚服皱皱巴巴,破破烂烂。
狱警一拍脑袋,想起那位横遭不幸的亿万富翁公开的遗嘱里,拨出了一笔不小的钱财用于阿卡汉姆疯人院的安保建设。
那笔钱或许现在又进了某位大人物的钱包里吧。狱警不再多想,揪起绿头发犯人和矮胖犯人的领子使劲往建筑里拖。
又是新的一天。

4.
今天是9月24日,天气晴朗。播报天气的女主持人脸上的妆容和笑容都与上一天没什么不同。
在整个韦恩宅还没苏醒时,穿褐色长风衣的金发男人穿过了布满铁刺的篱墙,走到了墓园的新碑前。他把手里虚握着的黑伞靠在那块被风刮得冰冷的石块上,那些被人用各式的布片、绸缎和硬纸捆扎好的花朵这才稍微显得有点精神。
清晨的墓园里游荡着雾气的幽灵。男人从衣袋里抽出左手和一根烟,他把烟叼在嘴里,右手变戏法似的翻出一只雕刻着繁密花纹的打火机来。他用手拢着打了三次火,终于把烟点燃了。
男人低着头看那块碑,看那上面刻着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从左到右,像要让那个名字再入石三分。他没有说话,只是站在潮湿的雾里吞云吐雾 。脊背也是不直的。
直到沉默成一尊雕塑的树上传来了稚嫩的鸟的尖叫,这才把他拉扯回现实世界。
“……还不到时候。”浑浊的声音和空气一起含糊在他的喉间。
雾气融成一片奶白色的时候男人拿起了黑伞,把它挂在小臂上,风衣上杂乱无章的褶皱又多了一条。他伸出拿着烟的右手,很轻很轻地放松了食指和中指,烟蒂掉在了韦恩墓前湿润的泥土上,熄灭了。
哥谭的天空在此刻泪如雨下,水珠敲打地面,三个韦恩的墓碑和男人撑开的伞面。
“还不到时候。”男人又重复了一遍。

5.
雨停后阿尔弗雷德来收拾墓前的花束,那些可怜兮兮的花朵上都沾了水和泥,它们的包裹物也散开了。
戴着手套的老管家把所有花束都清理走,鞋子在地面上留下沉重的脚印。他明白,他的少爷不会喜欢这些。
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曾侍奉过两代韦恩,现在他们都在这里,埋在一方墓碑下。他叹息着捂住了眼睛,并没能阻止悲伤从他的指缝间淌下。
“阿尔弗雷德,”他正在、且未来将一直侍奉的第三代韦恩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男孩的脸上只有与年龄不符的坚毅,像极了他的父亲。
“这里有株花。”
男孩蹲下来,用手指去接半开的花苞上滴下的露水。
伯利恒之星洁白的花瓣柔顺地贴在他的指尖。

end or tbc?

=====================
*伯利恒之星是老爷的生辰花

后续随缘

评论(15)
热度(79)

2018-03-17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