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鲸坠落 —

哥谭今日霜冻(上)

前文:哥谭今日无雨
小雪


预警:
①有原创人物
②重要人物变猫变狗注意
③含大量幻想捏造成分,如有不适请趁早离开
④人物属于他们自己,而不是我

0.
“滚出我的哥谭。”蝙蝠侠对自大都会来的访客恶狠狠地说。

1.
突如其来的寒流席卷了整个哥谭。气温骤降,空气里细微的水珠在树叶上开出霜花。
兴许是阿卡汉姆疯人院翻新后暖气开得很足,犯人们更愿意窝在囚室里打牌而不是跑出来挨冻,这些天的犯罪率几乎跌破零点,夜里平静得令人诧异。
达米安终于有了一丝喘息的时间,让他作为一个韦恩而不是蝙蝠侠在他的城市走走。
这当然不是他自己的主意,是迪克.格雷森不知用什么样的软话说服了阿尔弗雷德,合力把他摁住好好打扮了一番,戴上口罩和墨镜推出庄园的。
蠢货格雷森,不知道什么时候往他大衣口袋塞了东西,他把那个长方形的物件掏出来,是一个写了一串地址的信封。达米安毫不怜惜地撕开封口的那层牛皮纸,用两根手指捏着里面照片的一角把它抽了出来。
他怔住了。
照片很新,是前几天洗出来的,他甚至能说出那是格雷森第几喜欢的相机拍摄的。照片的主人公是个黑头发的男孩,抱着一堆足以让他看不到前方的书本站在斑马线后面。
那张脸和七年前的他有八成相似,和幼年时的他父亲几乎像了十成。
他瞪着眼睛把照片翻过来,那里用黑色马克笔写了字,一看就是那只迪基鸟的手笔。
“我觉得那小孩就是布鲁斯”
“地址给你了,去看看吧”
末了还画了个歪歪扭扭的笑脸。
愚蠢的迪基鸟。达米安擦了擦眼角,感觉指腹有些湿润。
他当然知道那是布鲁斯,从看见照片的第一眼他就能百分之百肯定了,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但他就是知道,他心中那个身穿罗宾制服的孩子在疯狂呐喊“他是布鲁斯!”。
那可是他的父亲,他的血亲,冥冥之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力量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那个街区离他现在站的地方不远,达米安有大把时间可以慢慢散步到那里,但他好像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了,如同在瞬间变回了七年前那个浑身上下散发着生命力和冲劲的罗宾。
街道两边苍白的楼房被他抛在后面,达米安迈开步子奔跑了起来。

2.
他是作为杀手被养大的孩子,父亲教会了他什么是责任,什么是爱,真正接纳他成为家人。
可这一切随着蝙蝠飞机爆炸的火光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了。
这并不是正义联盟的错,他非常明白,但离开哥谭的七年间他曾无数次设想,如果当时父亲在那里,是不是就能做出将损失降到最低的战术而不是放任那些人毫无策略地乱打一气?他告诉自己一定是的。
在他读了布鲁斯的日记,得知而让这一切化为泡影的不过是一场信任危机后,任何试图踏进韦恩庄园和蝙蝠洞的正义联盟成员遭到了冷漠的驱逐。
那个胆敢给父亲送戒指的超人自然是头号警戒对象——尽管谁都拦不住他。
现在他找到父亲了,但看上去他和迪基鸟不是最先发现的。
达米安狠狠瞪着那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普通的“路人”。
不用思考他都明白,他们观察的对象是同一个人。年轻的蝙蝠侠忍住了上前揍他一拳的冲动,去一旁的小店铺前买了杯热咖啡,双手捧着杯子在路灯旁的长凳上坐下了。
男孩从那栋漂亮的小房子旁的巷子里出来,穿着黑色的短斗篷,耷拉在后背的兜帽随着他走路的动作一晃一晃,手里还拎着一个印着蝙蝠图案的布袋子。他身后跟着三个缩着身子瑟瑟发抖、衣衫破烂的孩子,大一点是那个看起来是上中学的年纪,最小的那个可能只有五岁。

“进来吧,屋里暖和。”隔着一条不算宽的街道他听见男孩这样说,用钥匙打开了屋子的门。
偌大一个哥谭,也就只有父亲会做这种事了吧。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地,达米安露了出一个微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达米安的戴着口罩和墨镜的样子看上去很奇怪,男孩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待三个流浪儿进了那扇乳白色的门里,男孩就转了个方向离开了。

3.
“超人,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在确认男孩走远后达米安摘下口罩和墨镜,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凶恶。
“确认他就是我父亲之后你要把他带走吗,回你们的联盟?”他质问道。
“不,”克拉克认真地看着那双藏匿着怒火的绿眼睛,“就算他真的是布鲁斯,我也不会去打扰他的生活。”
达米安扭过头去,心里却有些庆幸超人还不知道那男孩就是父亲。
他还想说些什么,但从右边一条小巷里爆发出来的尖锐的求救声打断了他的第一个音节。
他和超人同时转过头去,随即传来的兽类的恐怖吼声驱使他们向着那里飞奔。
咖啡杯掉在地上,里面深褐色的液体在地面摊开了怪异的形状,很快就连白色的水蒸气都不再冒。
达米安看见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孩站在怪物面前,一如七年前面对罪犯时挡在他身前的蝙蝠侠。
足以令人暂时失明的白光在男孩身前炸开。

4.
Batis感到有些为难,他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他面前倒卧着一只黑色的大猫和一只大白狗——半分钟前他们还是人类。他身后那个魔法阵还在嘶嘶冒烟,任务对象刚被他用圣水赶回了地狱老家,剩下的小半片翅膀不安分地在他的玻璃罐子里乱动。
天气实在太冷了,他如果不把这两个被魔法牵连的可怜人一起带走,他们很有可能会冻死在小巷子里,成为霜冻天又两个受害者。
巷口还躺着一个被恶魔吓晕的女人,看打扮像个有钱人家的小姐。

疑虑只持续了片刻,Bstis想了想,还是先把看上去皮毛不太厚实,并且还在无意识地发抖的大猫抱起来揣在怀里,勉强空出一只手来拿出手机,尽管对于他不够大的手掌来说有些困难,他还是拨通了电话。
第一个电话拨给了GCPD,他只说有个女人晕倒了,可能需要送医,拜托他们快点过来。第二个电话他打回了自己家。
然后他靠着墙角蹲下来,尽量把自己窝成一团。天空中灰白憔悴的一片,和他空空如也的记忆没什么差别,没有下雪,稍稍看久了眼睛就会流泪。
他感觉到怀里的猫动了动,伸手摸了一下。
好软。
他没忍住,又摸了一下。

5.
流浪儿三兄妹的老大比警察来得更早,拿着一个塑料袋,卷着一阵风小跑过来,骂骂咧咧抱怨气温的词和白汽一起从他嘴里冒出来。看到巷口那个女人时他双眼放光,动作娴熟地翻开了她的手提包。
“别偷。”只两个单词就让大男孩停了手。他不情愿地“啧”了一声,把包甩回女人身上。
“帮我个忙,博伊斯,把狗和这些衣服带回去。”
大男孩没回话,单手利落地把大狗扛起来,用不满意的眼神在两堆衣服间扫了扫。
Batis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他站起来,把地上两堆衣服小心地塞进塑料袋里——毕竟其中的一堆看上去价格不菲。
“你今天还要去酒吧?”
Batis冲他晃了晃手里的罐子,博伊斯像是被恶心到了,面部表情扭曲,连连后退。
他跟着博伊斯跑到巷口,没几步又折回来,把地上用粉笔画的魔法阵用靴底抹成一大片不规则的白色粉末,看上去就像谁家的墙皮禁不住低温的鞭挞终于做了自由落体。
直到Batis站在巷子对面,他才看见两三个裹着深色厚大衣的警察,散步一样懒懒散散地走过来,嘴里叼着冒出廉价烟雾的烟,抱怨着见鬼的天气。
上帝保佑那位女士的钱包。他想。

tbc

====================
batfamily的亲情是最美妙的!

在评论里和我聊聊想法吧?

评论(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