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鲸坠落 —

哥谭今日大风

前文:哥谭今日无雨
小雪
霜冻(上)
霜冻(中、下)

预警:
①本章含batfamily成分
②本章没有原创角色
③含大量幻想捏造成分,如有不适请趁早离开
④人物属于他们自己,而不是我



0.
“好容易安定下来就这么急着找死吗,幼崽。”衣着考究的男人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虽然我是和康斯坦丁那个混蛋做了约定,但我还得说,记忆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坚持。”
“那就别怪我没提醒过你,”男人伸着修长的手指戳他的额头。
“就像在大洋中心割断系着木筏的绳,就像我曾经为了'我'而杀死'我'。有些事情一旦做出选择,就再没有回头路了。”
男人没能喝下最后一口蜂蜜酒,酒红色长发的女人在那之前就夺过了杯子,连带着酒水狠狠敲在他头上。
“骗小孩子做什么!”



1.
There's a man sitting next to you
With a scarf round his head and
When it's down to the last end
He could be the one that saves you

杰森.陶德坐在街头咖啡厅外的长凳上,对咖啡店播放的音乐充耳不闻。
歌词写得是很好,但回到现实,你的救世主只可能是你自己,而所有人都可能是你的送葬人。
时隔一年他再一次回到这个城市,一切好像和以前没什么差别。哥谭这片浑水从来没有变清过,只有挣扎其中的人在老去、埋进坟墓里。
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寒潮遗留下来的大风着实让市民们不太好受,街上的人都裹成厚实的棉球飞速滚动回家,唯独杰森穿着夹克自在地喝着咖啡。
一个穿黑大衣的男孩捧着杯子走过来,在长凳的另一侧坐下。现在杰森不是唯一一个坐着吹风的人了。
在哥谭就连小孩都没一个正常的。出于一丝好奇心,他把头偏转了一个难以察觉的角度,不留痕迹地观察着那个奇怪的小孩。
搭在额头上的柔软黑发、白净的皮肤和明显价格不菲的外套足以表明他的良好家境,只是在大风中仍坚强地淌下太阳穴的冷汗已经有些失焦的眼睛……
这副精神恍惚的模样如果不是重病缠身,就是这辈子头一次目击了谋杀全过程。
杰森并不想多管闲事,他把头转回去,翻出手机给阿尔弗雷德发短信。

一阵接连一阵的大风吹得他眼睛干涩疼痛,正当他闭上眼睛,伸出手想要揉一揉时,一声凄厉的悲鸣在他脑海中响起。
仿佛灵魂出窍,他看到穿着夹克的男人——他自己,站在马路中央,穿黑大衣的小孩也在那,倒在血泊中。钢蓝色的眼睛无神地睁着。
他看见那个自己在掉眼泪。
头晕目眩间,倒在血泊里的人变成了蝙蝠侠。
杰森惊醒了,他并不明白这到底是幻觉还是别的什么,但一定有事要发生。

他身边的座位已经空了,男孩跌跌撞撞地走向马路那一头。
在杰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冲了过去。
咖啡店的音响仍在风中唱着。
There's a woman driving in her car
“小鬼!快给我闪开——”
And she talk in her phone when
女人的尖叫划破了风声。
You're crossing the street and
杰森把男孩护得严严实实,他能听到对方急促的呼吸声和并不有力的心跳。
She could be the one that kills you。
吉普车险险擦过着杰森的背部冲向前方,撞上了信号灯,呛人的烟从车前盖里冲出来。
杰森像个没事人一样抱着小孩走到马路对面。小孩浑身微微颤抖,上下眼皮死死锁着,嘴唇发白。他伸手去探,好在还有气。
只是个简单的驾驶事故,那帮吃闲饭的警察晃过来起码是半小时后的事情,这给了杰森带着怀里的小鬼离开的时间。直觉告诉他他应该把这个小孩带去蝙蝠洞而不是丢去哪个不负责任的医院。
于是他翻出手机通讯录里七年没有主动呼叫过的联系人,敲下一条短讯后便迈开了脚步。
蝙蝠车的秘密通道口在这个城市无人关注的地方几乎无所不在,每一个的位置二代罗宾都刚好记得一清二楚。
“杰森?”
他跑得实在太急了,自然错过了男孩睁开眼的那一几秒钟。

一个穿黑色三件套的高挑男人从走出来,黑发散在肩上,手机贴在耳边,修长的身躯靠着路灯柱。
杰森抱着男孩与那个男人擦肩而过。
“急什么,救下来了。”
男人轻飘飘的声音幼猫的爪子一样挠过杰森的耳朵。




2.

“你是谁。”
“我是你必须面对的真实。”
哥谭的黑夜就这样立在那里,过强的气势让Batis有些不敢看他。看上去他被困在一个电梯大小的空间里了,而他并不知道面前透过白色护目镜在看着他的到底是什么。

打扮成蝙蝠侠的人形“噗嗤”一声笑了。
“放轻松,这并不是什么'自我争夺战',你面前的只是一段记忆而已。”
不对劲。坊间传闻蝙蝠侠从来不笑。
“我没害怕,只是……”
“知道原来自己就是蝙蝠侠兴奋得不知所措?”
“不是!”
一片惨兮兮的安静。Batis低头看脚下,一片平静的灰色,像蒙尘多年的镜子,只模模糊糊地倒映出他一个人的身影。
“全部想起来了之后,我应该怎么办?”
良久他才开口询问。
他现在只是个小孩子,虽然见识过的事情远比一般小孩多,但遇到这种状况,会不知所措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那对于他来说就是别人的人生,实在难以轻松接受。
“记忆只是组成你人生的一部分,”蝙蝠侠的语气远不像传言中那样冷硬低哑。“即使没有,你还是你自己。姓名和身份并不能决定什么。”

黑衣骑士的面具碎裂成坚硬锋利的小块落下,把平静的地面敲出裂纹。现在是哥谭永远的王子眯着迷人的蓝眼睛对他微笑。
“过去不能束缚未来,没有任何人能左右你的想法。但无论你接不接受,记忆都一直在那里。”
喀啦、喀啦
荆棘般的裂隙攀上狭小空间的四角,银色的光束刺透进来,猛然发力,墙壁便成了无数钻石般的碎片,他们所处的地方骤然变得辽阔无比,脚底的灰败地面融化成清亮的水,泛起粼粼波光,如同海面上升起明月。

“谢谢你,导师。”
蝙蝠侠的身躯在月光下被风刮散,露出了黑发男人的本来面貌,Batis在那对猫一样的眼睛里看到了树叶的新芽。

“想明白了就赶紧回家去,你这小鬼,”他不耐烦地冲小孩挥了挥手。
“还有这么多人在等你。”

“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老爹*?”
“你脖子上挂的戒指,是什么意思就不用装傻了。”
“……”
“知而不言伤人最深。”
“我知道。”




3.
这种感觉真的非常奇妙,就像观看了一场漫长的电影,离开影院之前却被告知自己就是那个命运多舛的主人公。
但他就是布鲁斯.韦恩,别人称呼他什么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周身被暖洋洋的空气包裹着,布鲁斯知道自己在哪里,这是蝙蝠洞的医疗室,他亲手造出来的。
房间被人从门外锁上,在里面的伤患只能输入正确的密码才能开门出去。
——说起来,一开始只是在门外设了锁,后来阿尔弗雷德为了对付总是偷偷跑出医疗室的蝙蝠侠,这才在里头装了锁。每次他被扶进来,老人家都赌气似的要改一次密码。
虽然只过了半年不到阿尔弗雷德就放弃了,因为老奸巨滑的蝙蝠侠总是诱骗少不知事的罗宾帮他开门。布鲁斯自己重设了一次,之后密码就再没变动过。
0816*
他摁下这四个数字,门应声而开。
除了头晕以外没有其它不良反应,但不是普通的晕眩,那更像是直击他的灵魂。
蝙蝠洞里除了设备更新了不少,并没有做过多改动,基本上都是他熟识的样子。恐龙张着血盆大口,两面相同的巨大硬币依然立在那里,红黑两色的女性小丑装也安分地待在玻璃柜中。
蝙蝠车不在,看来她的新主人已经开始了日常的巡视。而陪了他这么多年的电脑屏幕泛着莹莹蓝光,哥谭的平面地图上,三个样子不同的小鸟图标在不断移动。
整个蝙蝠洞安静得过分了。洞顶滴下的水珠的声音反而比远处蝙蝠群的叽叽喳喳更加清楚。
他在蝙蝠电脑前坐了一会儿,听见了两个人的脚步声,一个步伐平稳,一个一瘸一拐。
“我说过了不行,达米安少爷,现在你需要缝合伤口。”
“一点小伤而已!”

于是阿尔弗雷德不再劝阻,但也不打算就这样默许达米安继续夜巡。现任蝙蝠侠和上一任共享基因上刻着的固执,十个氪星人合力都拉不回来。他走到台阶的最后一级,忽然想起医疗室里还躺着杰森送回来的男孩,正是一个月前帮助达米安解除魔法的那个。

如果他也拒绝待在医疗室的话,那可真是有二十个超人都控制不住局面了。

医疗室里果然空空如也,他们年纪尚小的客人正坐在蝙蝠电脑前的座椅上,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
在短短几秒内阿尔弗雷德的脑中闪过很多种可能性。他理应把事情往魔法上想,毕竟收集的资料告诉他对方是个名不经传的魔法师,但这次他的感性抢在了理智之前。
“Master Bruce?”
他颤抖着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转过头来。
“是我,”男孩露出了只会在真实的布鲁斯.韦恩少爷脸上出现的笑容。黑色大衣披在他肩上,他看上去像极了一只缩小版的蝙蝠,但仍旧有高大的气势。
“我回来了,阿尔弗雷德。”

他听见身后那只大一号的蝙蝠“咣当”一声摔在地上。
水滴敲在地面上的声音如此清晰。




4.

超人正在电脑前看资料。
战损、罪犯收押场所、瞭望塔安保升级……现在这些事务他都能处理得得心应手了。尽管亿万富豪布鲁斯.韦恩的遗嘱声明将持续资金支持正义联盟,但这七年已经足够证明没有蝙蝠侠,正义联盟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早就辞去了星球日报的工作,除了回堪萨斯陪伴玛莎,几乎其余的所有时间他都在任务,瞭望塔和孤独堡垒的三点一线上往返。
看到资料上棘手的收尾事项,他下意识地去摩挲手上的戒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把它送给了别人。
他不知道Batis会不会发现,他自那天以后再也没有用超级视力去看那个敏锐的男孩了。
联盟的一些成员们不知道超人经历了什么,只觉得有什么好事发生在他身上,毕竟那天超人笑得那么开心,他上一次露出这种表情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们试着侧旁敲击,没有得到一点可靠的消息。唯二可能知道真相的火星猎人和神奇女侠却守口如瓶。
对这事的讨论过了一个月都没有停止,直到今天。

“蝙蝠侠呼叫正义联盟。”
冷冰冰的机械音通过电波传递到瞭望塔的每一个角落起,几乎三秒钟内正义联盟就集合在了电脑前。
“今天是吹的什么风?蝙蝠侠已经七年没联系过这里了。”闪电侠勾着绿灯侠的肩膀,嘴角还粘着披萨上的芝士。
超人皱起了眉头,他的表情变得和他查看战损报告时一样严肃,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打开通讯的手指上。他们都听见了氪星人不安地咽口水的声音。
他们都熟悉的蝙蝠一家挤在屏幕前,样子十分狼狈,看上去今天的阿卡姆疯人院又不安分了。这些黑夜骑士们都顶着一头大体朝向后方、乱糟糟的头发,零星还能看见一些紫紫绿绿的恶趣味碎纸片——当然,抱着手臂的红头罩除外,他那头罩如果有表情,肯定也是一脸不耐烦。
年轻的蝙蝠侠被他们围在中间,脸上贴着在渗血的纱布,嘴角僵硬地向下扯着,怎么看也不会是第一个开口的那个。
气氛陷入了尴尬。
“咳咳,”超人只好清清嗓子,去做打破尴尬的那个人。“联系瞭望塔有什么事?”
蝙蝠侠愣了一下,隔着面罩看不见他的表情,他显然有些焦躁,仍然没有漏出半个字母。
老半天,他往左边转头,像是获得了什么人的鼓励一样,扭过头来直视着屏幕对面的正义联盟,冷静地说出一句话:
“蝙蝠侠将会回到正义联盟。”
没等正义联盟的其他成员做出反应,蝙蝠洞里就爆发出了欢呼,夜翼的大嗓门占掉了绝大部分,而红头罩看上去真的想要打人了,他迅速站起身来,走到一边去了。
在一片喜悦的庆祝声中超人并没有笑,他看着那个他无比熟悉的黑色面罩,眼中流露出浅淡的悲伤。
他说:“请明天早上十点到瞭望塔开会。”
“……”
达米安没有回话,只是点点头。
“达米安,稍等一下。”
一个孩子的声音从屏幕外传来,止住了达米安关闭通讯的动作,也成功地让瞭望塔上众人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屏幕上来。
这个身穿黑色罗宾制服,戴着兜帽的男孩让他们感到熟悉又陌生。蝙蝠电脑蓝色的荧光照在他脸上,让他看上去面色苍白,那对能在对视的瞬间就抓牢他人目光的钢蓝色眼睛里罕见地留有真切的笑意。
“新罗宾?不是吧居然这么快?”绿灯侠一把夺过身边人手里的大袋薯片,掏了一大把扔进嘴里,好像这样就能镇压他的惊愕。没等他咽下那口薯片,更惊人的事实就让他几乎下巴砸到地上。
这个新任罗宾胸前用黑绳挂着一枚铅色的戒指——赌一个瞭望塔,那个小玩意一个月前还在超人手上。
闪电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他的下巴摁了回去。

“这不公平——布鲁斯你怎么能背叛罗宾的红配绿制服——”通讯影像里换上了T恤和运动裤的夜翼正拖着打了石膏的伤腿拼命蹦哒,果不其然被红头罩和红罗宾合力拖走。
被聒噪的背景音揭穿了身份的男孩没有任何表示,他看着屏幕,透过屏幕看着对面正义联盟的所有人,或者,某一个人。
蝙蝠洞里吵吵嚷嚷的,他们甚至开始争论要吃什么蛋糕来庆祝了。反观瞭望塔这边,倒是鸦雀无声,除了三巨头的其二和火星猎人,其他成员面面相窥。
蝙蝠家的人在这件事上从不说谎。第一任蝙蝠侠还活着这个消息的冲击力实在太大,让他们一时发不出声音来,几乎所有的力气都被用来消化这含量巨大的信息。
半晌,他们听见水珠撞击金属发出的清脆响声。
“真的是他,他回来了——感谢赫拉!”亚马逊女战士用手指沾去了眼角的泪花,嘴角却止不住地上扬。
“是啊,一段时间不见了,戴安娜。”男孩向她挥挥手。

外形年幼的第一位蝙蝠侠,在众目睽睽下摘下了挂在脖子上的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上。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果然一个睡前故事还是太便宜你了,克拉克。”




5.
“TT!!!!!”

超人还没来得及感动,屏幕上猛然放大的,现任蝙蝠侠凶神恶煞的脸已经吓得他后退三大步了。
当然,对方手里握着的绿光莹莹的武士刀功不可没。

这是这个月以来除任务外,超人第一次用他的超级速度逃也似的离开了瞭望塔。
红色披风的身影掠过风声呼啸的哥谭市,把一干阿卡姆逃犯刮回了他们该待着的地方。

TBC





=========================
*成龙历险记的梗
*阿福爷爷的生日



说起来导师先生的身份这么明显了还没人猜吗qwq

评论(28)
热度(88)
  1. 非正常星鲸坠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好收集
    星鲸坠落

2018-04-20

88